kz2000.jpg (5663 字节)

《陈荣捷(1901—1994):一份口述自传的选录》


华霭仁 整理  彭国翔 

导言

陈荣捷先生于1994年8月12日去世。此后不久,安乐哲(Roger Ames)便提议发表纪念性文字。我认为,根据陈教授的口述自传作一选录,来纪念这位杰出人物,大概再合适不过了。陈教授对自己生活的回忆,更为鲜活,他对自己生活的思索,也会比由我来撰写能提供更多的内容。

以下是陈教授和我在1981年6月至1983年6月间共同制作的口述历史选录。首先的两盘录音是1981年6月在纽约鲍杜因(Bowdoin)学院Breckinridge 会议中心的River House,于“中国思想中的个体主义与全体主义”会议期间下午的闲暇时间在孟旦(Donald Munro)的协助下制作的。随后的录音于1982年12月至1983年6月制作于哥伦比亚大学的Kent Hall。在那个学期,陈教授总是不辞辛劳地从匹茨堡赶来,准时无误地同狄百瑞(Wm. Theodore de Bary)一起参加一个新儒家(Neo-Confucian)思想的研究生讨论班。这里的选录摘自马丁·阿姆斯特(Martin Amster)据这些录音所作的记录,他对此提供了不可估量的帮助。

在录音制作期间,不必象正式的会谈一样。陈教授坐下来,我在他前面摆一个麦克风,谈话便开始了。陈教授头脑很清楚,他有时也会拿出一些记录,但那仅同他所要说的某些特定内容相关,并不涉及他所想说的要旨与细节。尽管我会偶尔打断他,要求澄清一些细节,他所说的都绝无需加以整理。陈教授是个天生擅讲故事的人,我想这里所展现的生活经历是一个动人的故事,其中许多方面显示了他热情、幽默、诚实,特别是那种积极向上的精神。

作为已逝杰出中国人专门收藏的一部分,这个故事如今保存在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的口述历史项目中。

我从陈教授故事中选录的内容,分置于九个标题之下:(1)童年时代;(2)1916—1924,岭南的学生时期;(3)1924—1929,哈佛的研究生学习;(4)1929—1936,岭南任教务长期间;(5)1936—1942,夏威夷大学哲学教授时期;(6)1942—1966,达慕思学院(Dartmouth College)教授时期;(7)1966—1981,彻谈慕学院(Chatham College)任Anna R.D. Gillespie 讲座教授时期;(8)1979,还乡;(9)对一生的回顾。这种分类既非陈教授自己的考虑,也并非直接依据我们录音时的谈话。但是这个非凡的故事始于1901年传统的南中国,最后是1979年回到那虽已变化,却仍可辨识的中国,以及由此对一生回顾,这在我看来似乎又有某种对称性。

当然,故事并未就此结束。陈教授始终深爱着他的妻子蕙馨,直到她1993年去世。陈教授从她那儿得到了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奉献。陈教授多次往返中国,包括回归故里以及参观与朱熹有关的旧址。他还执教于更多的研讨班,出版更多的著作以及接受更多的荣誉,包括1992年获得的亚洲研究协会卓越服务奖。但是,我想他晚年所关切和认为有价值的东西并无改变,当我认真地以录音的方式记录他最后的十年时,我对此毫不怀疑。

华霭仁

1994年12月

 

2002年6月7日

写信谈感想  到论坛发表评论

版权声明:凡本站文章,均经作者与相关版权人授权发布。任何网站,媒体如欲转载,必须得到原作者及Confucius2000的许可。本站有权利和义务协助作者维护相关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