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2000.jpg (5663 字节)

《孔子研究》向何处去?


鞠曦

读过陈咏明先生“事奉上帝的‘格言’是斯文扫地──致《孔子研究》编辑部”一文之后,我再次检索了《孔子研究》的相关文献,这使我不得不产生《孔子研究》向何处去的疑惑!

《孔子研究》自1986年创刊,是我非常衷情的刊物,每期必读,获益良多,从心里感谢其提供的学术信息,在研究中有所借鉴。应当说,其为弘扬孔子儒学及传统文化作出的贡献功不可没。

然而,收到最近这期《孔子研究》(2002年第2期), 看到其中刊载了李申先生的“孟子以及儒家的事天说──评《学术研究的豆腐渣工程》”,深感迷惑不解。这篇文章显然是作者2001年10月8日发表于 www.confucius2000.com网站“豆腐渣、严谨学理说及其相关问题─—对王健、陈咏明联手推出的《人文学术研究应有严谨的学理基础……》、《国家级的学术豆腐渣工程……》双文的回应”的再版,时过半年之久,对《中国儒教史》的反思批判已经十分深入,暴露出的学术问题已经显而易见,对李申在这篇“回应”文字中提出的问题已经作了有力的批驳。为什么李申又在《孔子研究》上发表相同问题的文字,而对其它问题视而不见?直到读了陈咏明先生的这篇文章,才使我理解了问题的实质,顿解心中迷惑。陈先生的下述话,使我了解事情的原委:

我与李申先生就其《中国儒教史》在“孔子2000”(www. confucius2000.com)网上展开论战。论战期间,《学术界》2001年第六期意外地发表了我的文章。之后,李申先生紧接着在《学术界》2002年第一期发表了《什么是豆腐渣?什么是学风败坏?——评学术研究的豆腐渣工程》(《什》文)对我反驳,并命令《学术界》要“自律”,不能发表我的文章。

李申先生却手眼通天,他一面封杀我,另一面又很快在《孔子研究》2002年第二期发表《孟子以及儒家的事天说——评学术研究的豆腐渣工程》(《孟》文);网上又见到《孔子研究》2002年第3期目录预告, 上面赫然载有李申先生的《何谓天?何谓苍天?——对陈咏明〈学术研究的豆腐渣工程〉的回应之二》。[1]

真相大白——原来如此!这也就难怪其在《孔子研究》上发表这种再版文字而无视批评。这不能不使我想起李申说过的:“这些年来,稍微关心学术和出版状况的人都知道,豆腐渣工程可谓多矣,即在咏明君所从事的专业领域,恐怕也不在少数。所以才有那么多关于‘学术滑坡’的讨论,才有那么多对于‘学风浮躁’的批评。然而这些论著引起过咏明君如此的关注吗?没有。我也不关注那些我确实认为是豆腐渣的东西。因为我觉得,这些东西,不必管它,时过境迁,它自然烟消云散,甚至时下也不会有多少人注意。”[2]原来如彼。之所以“儒学与宗教问题争鸣”已经进行这样长的时间,李申在《孔子研究》仍然发表这种文章,能够继《学术界》之后而故伎重演,是因为其“不关注”学术界对“豆腐渣之类的东西”及其对“学术滑坡”和“学风浮躁”的批评,之所以“不关注”,是因为这些东西“时过境迁,它自然烟消云散”。看来,李申以为“儒学与宗教问题争鸣”中对《中国儒教史》的批判反思现在已经“时过境迁”,所有问题也已经“烟消云散”,所以,《孔子研究》也就成为其混淆视听的市场。可悲的是,这个市场竟是以弘扬儒学为己任的《孔子研究》,历史在这里似乎在开玩笑。然而,历史毕竟是无情的,这种作法,自我建构了审判李申、也是审判《孔子研究》的历史理性法庭。所以有这一推定,原因如陈咏明所言:“李申在《孔子研究》发表的《孟子以及儒家的事天说》这篇文章,同样违反基本治学规范,曲解文义,游辞比附,厚诬古人。”[3]

自“儒学与宗教问题争鸣”以来,《中国儒教史》的问题有目共赌,所发表的大量文字足以使李申先生反思自己的理论误区。然而,其不顾“学术滑坡”和“学风浮躁”产生的“学术豆腐渣”后果,难道这些应该成为《孔子研究》“强强联手”的理由吗?《孔子研究》应该支持李申“不依不饶,招惹不得”的态度吗?《孔子研究》应当对李申“避开自己所作《中国儒教史》本身,单挑出一些脱离文本而成为无意义的浮词,煞有介事、长篇大论地对其解释,并攻击对手”的“混淆视听、转移人们注意力的战术”、企图“遮掩天下人耳目”的问题视而不见吗?[4]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中国哲学史》编辑部、中国社会科学院“二十世纪中国哲学”重大课题组、新加坡东西方文化发展中心主办的“儒家与宗教”学术研讨会,2002年2月7日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召开,温厉先生在会上代为宣读了一位韩国学者写的“综述”:

孔子2000网站这次“争鸣”缘起于李申先生的《中国儒教史》一书。李申先生是继任继愈先生之后提倡“儒教是教”说的中坚力量,《中国儒教史》一书是“儒教是教”说的有代表性的力作。该书封面页的“内容提要”这样说:“本书以丰富的资料、严密的论证、深刻的分析、流畅的语言叙述了儒教从产生到消亡的历史,揭示了儒教的神灵系统、祭祀制度、教义教理等从创立、不断完善到逐渐走向衰亡的过程,阐明了儒者如何为实现上帝、神灵的旨意而治国、修身,并从事相关的理论探讨。”这次“争鸣”正是以陈咏明与王健等几位学者对《中国儒教史》一书的材料使用与研究方法上的商榷与质疑开始的。与以往的学术讨论不同的是,这次“争鸣”一开始就有直接的观点碰撞与交锋,并逐渐引向深层次的思想论战,同时,争论的范围也逐渐扩大,问题也从多方面展开。在短短的不到三个月时间里,已经近60篇论文、20位学者介入,其中不乏直接的思想交锋和深入的学理阐释,这在现在略嫌沉闷的中国学术界是不多见的。[5]

“综述”还引述了关于《中国儒教史》“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肆意歪曲与粗俗化、妖魔化”、“缺乏基本的学理基础与严肃的理论准备”、“中国文化宗教论”等问题的批判。然而,我们看到,《孔子研究》竟对此视若无睹,置若罔闻,“只许一方发言”,以“断章取义”的手法支持否定儒学及中国文化的“儒教是教说”和“中国文化宗教论”,《孔子研究》究竟何去何从!

我们看到,《孔子研究》自称其“系中国孔子基金会主办、专门反映孔子、儒家和中国传统思想文化诸方面最新最重要成果及学术动态的国际性中文学术期刊”;“本刊注重遵守学术规则,提倡严谨、扎实的学风,赞成不同学派、不同学术观点之间自由平等、相互尊重的交流、讨论和争鸣,支持有新突破、新贡献的创造性研究,坚持以学术价值和学术水平作为取舍稿件的基本标准”。[6] 对于这些承诺,面对《中国儒教史》的问题,《孔子研究》究竟何言以对!

如果再进一步追问何为《孔子研究》的“学术价值和学术水平”,显然,其应当与中国孔子基金会的“学术价值和学术水平”统一。中国孔子基金会的“宗旨是:通过募集基金,组织或支持国内及海外学习、传播和弘扬孔子、儒家思想精华与优秀中国传统文化的学术活动”,[7]由此可见,《孔子研究》果如其言, 把《中国儒教史》视为“传播和弘扬孔子、儒家思想”的著作,我们不得不认为,孔子儒学又一次被遭踏的历史悲剧正在上演!历史再一次对《孔子研究》的舞台进行了一次不容置疑的嘲讽。对此,我们不仅要问:《孔子研究》向何处去!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儒学及中国文化研究逐步出现热潮。站在近代以来全盘西化否定中国传统文化的立场上,任继愈提出了旨在否定儒学的“儒教是教说”,面对学术界的拒斥,二十余年之后,李申步任继愈的后尘,出版了《中国儒教史》,进而把“儒教是教说”发展为“中国文化宗教论”,肆意歪曲儒学和中国传统文化,造成了极坏的学术影响。为此,陈咏明和王健力排阻力,率先批判,引发了目前的这场争论,从历史和逻辑的统一性而言,是必然的。从“弘扬儒学”的价值承诺而言,批判《中国儒教史》正是《孔子研究》应担当的、不容推辞的历史使命,然而,非但如此,却走向了反面,在有关儒学及中国传统文化的大事大非面前,《孔子研究》应当向何处去?

我认为,面对出现的问题,《孔子研究》应认真反思,总结教训,实现办刊的价值承诺,为弘扬儒学和中国文化作出应有的贡献。

为此,我们翘首以待!

注释

[1] 陈咏明:“事奉上帝的‘格言’是斯文扫地──致《孔子研究》编辑部”。2002年4月15日,www.confucius2000.com 网站。

[2]李申:“豆腐渣、严谨学理说及其相关问题─—对王健、 陈咏明联手推出的《人文学术研究应有严谨的学理基础……》、《国家级的学术豆腐渣工程……》双文的回应”2001年10月8日,www.confucius2000.com网站

[3]同[1]。

[4]同[1]。

[5]“‘儒家与宗教’”研讨会现场录音”。2002年2月13日, www.confucius2000.com 网站。

[6]“《孔子研究》由季刊改双月刊启事”。载《孔子研究》2000年第1期封三。

[7]“中国孔子基金会”。载《孔子研究》2000年第1期封二。

作者注:此稿求刊。

2002年4月15日

 

写信谈感想  到论坛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事奉上帝的“格言”是斯文扫地 ——致《孔子研究》编辑部(陈詠明)

对《否定中国传统文化的里程碑》一文的回应(张荣明)

礼与古典儒家的无神论宗教思想【美】安乐哲

商周的国家结构与国教结构(张荣明)

王廷相的鬼神思想——兼评《中国儒教史》的相关论述(范宝华)

社祀与殷周地缘政治(张荣明)

东西方神性观比较——对于方法上的唯一宗教观的批判(张祥龙)

刍议数言对狗血 心香一瓣系国魂(王志远)

宗教独断论与教条主义——意识形态与信仰之间的灰色地带(侯军)

康熙谈论“儒教非教”(胡小伟)

商周时期的祖、帝、天观念(张荣明)

略说“儒学与宗教”研究的目标与视野(彭国翔)

否定中国传统文化的里程碑——《中国儒教史》批评之三(韩星)

人文主义宗教与宗教人文主义——从中国早期宗教和人文主义传统看儒学的性质(郭沂)

混乱的逻辑与“里程碑”反讽(鞠曦)

陈献章、湛若水作圣之功再议——《中国儒教史》批评之二(韩星)

儒教研究的里程碑——《中国儒教史》评介(张荣明)

论著连载:《巫師傳統和儒家的深層結構》(【台】吳文璋 著)

朱元璋、刘基鬼神思想合论(范宝华)

天祖教——中国传统宗教述略(张丰乾)

《中国儒教史》反思:“帝”与“天”的宗教化之误──殷周文化和儒家文化(上)(下)(鞠曦)

论著连载:《中国传统的政治宗教》(张荣明著)

儒学与宗教问题争鸣亡国灭种之“刍议”(陈詠明)

儒学与宗教问题争鸣二程的鬼神观念(范宝华)

中国宗教改革刍议(王志远)

论著连载:《殷周政治与宗教》(张荣明著)

想念狼——读何光沪《从人性论看东西方宗教哲学之相通》(陈詠明)

《中国儒教史》反思:“划时代的著作”的历史性反讽──兼论何光沪“返本开新宗教论”(鞠曦)

从人性论看东西方宗教哲学之相通(何光沪)

中国文化研究中的泛宗教倾向与伪科学(邹昌林)

来自田野的启示(韩星)

中国宗教改革论纲(何光沪)

教皇·法难·本质(陈詠明)

中国文化的根与花——谈儒学的“返本”与“开新”(何光沪)

内外超越的多元组合——继续“儒家与宗教”问题的思考(侯军)

儒教当然是宗教——从基督徒看儒教的君子(张晓卫)

对李申先生“回应”的回应(韩星)

《中国儒教史》反思:宗教一元论的思想背叛──费尔巴哈与任继愈、李申(鞠曦)

“敬鬼神而远之”说——答陈詠明《儒家不信上帝鬼神》(李申)(附:朱熹论鬼神

回应韩星先生《评李申先生的“西学、科学全面胜利”说》(李申)

《中国儒教史》反思:隐喻和类比的宗教化方法──“新把戏”与“游戏规则”(鞠曦)

儒家不信上帝鬼神(陈詠明)

“儒家与宗教”研讨会现场录音(四)(发言人:何光沪 李申 杜瑞乐)

“儒家与宗教”研讨会现场录音(三)(发言人:李甦平 郭沂 温厉 廖名春 宣方 彭高翔)

“儒家与宗教”研讨会现场录音(二)(发言人:张立文 陈明 牟钟鉴 王葆玹 向世陵)

“儒家与宗教”研讨会现场录音(一)(发言人:余敦康 李德顺 汤一介 蒙培元)

——>>更多

2002年4月17日

版权声明:凡本站文章,均经作者与相关版权人授权发布。任何网站,媒体如欲转载,必须得到原作者及Confucius2000的许可。本站有权利和义务协助作者维护相关权益。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