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2000.jpg (5663 字节)

关于“儒家与宗教”的讨论——讨论的相关背景


按:5月25日出版的《中国哲学史》杂志第2期推出“儒家与宗教”问题讨论的专题,专题将本站的“儒学与宗教问题争鸣”专栏的讨论内容作为相关背景。下面是相关介绍的原文转载。

近期,“儒家与宗教”问题逐渐成为学术界讨论的一个热点,这和“孔子2000”网站(www.confuciu200O.com)发起的“儒学与宗教”问题争鸣不能不说有很大的关系。下面就把网站这次争鸣情况作一个简单介绍。

网站的此次争鸣从2001年10月初始一直持续至今,研发布的文章近60篇,参与的学者有20多位。与以往的学术讨论不同的是,激烈的观点交锋、批评与论战始终占据了很大的分量,以至于这次“争鸣”本身也足以成为一个可追究的“范式”——网站的开放性或半开放性讨论模式对于多少有些固步自封的学术界来说意味着什么?

网站所讨论的问题相对集中于以下三类:其一,关于李申先生的《中国儒教史》一书;其二,关于“孔教”;其三,关于“儒学与宗教”。

李申先生的《中国儒教史》一书可以说是引发这次争鸣的导火线。如有些学者讲的,任继愈先生有关“儒教是教”的提法从80年代初以来一直是大陆学界有关此问题的一条比较有代表性的线索,李申先生的《中国懦教史》一书的撰著,正是沿着任继愈先生的这条线索走下来的,并多所发明。该书“内容提要”中这样说:“本书以丰富的资料、严密的论证、深刻的分析、流畅的语言叙述了儒教从产生到消亡的历史,揭示了儒教的神灵系统、祭祖制度、教义教理等从创立、不断完善到逐渐走向衰亡的过程,阐明了儒者如何为实现上帝、神灵的旨意而治国、修身,并从事相关的理论探讨。”而争鸣的发端者陈咏明与王健先生也正是从对该书的资料的使用、组织与论证的质疑开始的。陈咏明先生首先对该书的资料使用与诠释提出质疑,指出该书以上帝、鬼神信仰涵摄中国文化、儒家文化的方方面面,是粗俗的“上帝输入程序”。并进一步从正面阐明儒教无鬼、儒家不信上帝鬼神。王健先生则认为该书的立论缺乏基本的问题意识与严肃的学术态度,也缺乏足够的理论准备。与他们对《中国儒教史》一书同样持批判立场的还有鞠曦、韩星先生。鞠曦先生以“中国文化宗教论”概括李申先生的观点,以区别于任继愈先生的“儒教是教”说,并从历史、方法与思想等多个层面对《中国儒教史》一书的立论提出质疑。同时,对作为儒家“群经之首”的《周易》提出自己的见解,以指称李申先生对《周易》的误读。韩星先生则对《中国儒教史》一书背后所隐含的唯科学主义价值观提出质疑。

针对以上的质疑、诘难乃至批判,李申先生基于《中国懦教史》一书的立论展开辩驳,并就该书写作前的资料准备以及自己的理论准备作了详细的介绍。双方并就一些细节问题展开论战。在这场论战中,支持或部分支持李申先生观点的有多利、张晓卫、郭齐勇、龚建平与张荣明诸先生。多利先生以李申先生《中国儒教史》一书对历史上“政教合一”的儒教的批判堪称儒教之功臣,并对儒教在现代社会的存在方式及其功能提出自己的看法。张晓卫先生则从儒教与其他宗教相类比的角度出发,从与其他宗教贯通的层面对儒教的核心价值理念有所阐明。郭齐勇与龚建平先生在自己的知识谱系中对《中国儒教史》一书做了一个贯通的阐述,在充分肯定该书史料丰瞻、理论依据充足的基础上,对该书部分观点持保留态度。张荣明先生则在任继愈、李申先生的研究基础上,进一步对懦教作为中国古代国家宗教的逻辑结构、中国古代国教的定义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

“孔教”是现代社会中实际存在的作为“宗教”的儒教(如香港孔教学院是香港的六大宗教组织之一),“孔教”的发展也有其历史渊源。韩星先生对康有为创立孔教的时代背景、政治背景做了比较全面的考察,并对清末民初由孔教创教所引发的争议做出综述与评价。杨子彬先生则对香港孔教学院创建者陈焕章先生的代表作《孔数论》作出比较细致的解读,对孔教的价值理念、理论内涵有比较充分的肯定,并指出其不同于西方宗教的独特之处。网站还收录了香港孔教学院院长汤恩佳先生的系列演讲。

关于“儒学与宗教”问题的讨论,大致从以下几个方面展开:

其一,历史层面:李兰芬先生通过对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儒释道关系的具体分析,说明儒家伦理思想对中国宗教的作用,并对新世纪伦理与宗教所面临的问题提出自己的思考。同时,对如何界定宗教、伦理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韩星先生通过对“儒教”是教非教之争的历史考察,指出儒教是教非教的真正源头在明末清初的“礼仪之争”,其历史背景是明清之际以耶稣会为主的西方宗教传入中国,基督教文化与中国文化发生交流与冲突,由此才有现在意义上所讨论的儒教是教非教的问题。

其二、学理层面:蒙培元先生指出儒学是一种人文主义宗教,而不是神学宗教。其宗教的核心范畴在于“天”,“天”就是自然,是有目的、有生命、有价值意义的自然。“敬畏”是儒家宗教情感的重要内容。郭齐勇先生则系统地介绍了现代新儒家学者牟宗三、唐君毅、刘述先、杜维明等人对儒学宗教性问题的看法,并对新儒家学者一些尚待解决的问题提出自己的提议。黄玉顺先生认为,回答儒教是教非教的问题关键在于对“超越”的理解,并通过对“超越”的概念考察指出儒学具有宗教性,但不是宗教。同时,也对与此相关的“信念”、“预设”等概念加以考察。郑家栋先生指出,儒家是否宗教是一个现代视域中的问题,是在西方的思想背景下提出的问题,并进一步说明了儒教之争的起源及其在思想史上该如何定位,并对作为宗教的儒家所蕴涵的一些现代的问题意义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其三、不同文明间的对话层面:侯军先生从与世界其他宗教实现交流对话的角度出发,认为对儒家经典在宗教层面展开创造性的栓释有助于中西文明的理解与深层次的沟通。并对儒家与其他宗教在现代社会相互融合、并行不悖的发展前景表示乐观。韩国的宋荣培先生通过利玛窦在中国传教过程中与儒教的冲突与融合,指出人间的良知良能就是基督教和儒教的思维之共同出发点,认为开拓基督教和儒教之间的更有深度的对话的新地平线是对人的良知良能的探索。(背景材料由“孔子2000”网站主持人温厉提供)

载《中国哲学史》2002年第2期

 

2002年6月11日

写信谈感想  到论坛发表评论

版权声明:凡本站文章,均经作者与相关版权人授权发布。任何网站,媒体如欲转载,必须得到原作者及Confucius2000的许可。本站有权利和义务协助作者维护相关权益。